•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  • <output id="wjocl"><video id="wjocl"><optgroup id="wjocl"></optgroup></video></output><output id="wjocl"><legend id="wjocl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
      專訪編劇蘆葦:好的電影都有社會意義

      “中國電影劇本合格的不多,有的電影明顯是劇本的問題,投資很大,費勁很大,但是基礎不好。劇本就是電影的基礎,這個基礎不牢固,電影肯定不會精彩的?!?br />
      “拍上海的《愛情神話》還是不錯的,但也有它的問題。比如三個女性角色都太漂亮,不像是市井之輩,一看就是電影(人物);還有男主角的形象有問題,是個老好人,太概念化了,有點簡單。以我對老好人的理解來說,他們可不那么簡單?!?br />
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2年11月17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責任編輯:劉悠翔

      蘆葦編劇的《霸王別姬》《活著》《圖雅的婚事》等電影在戛納、柏林等國際電影節斬獲大獎。圖為《活著》劇照。 (資料圖/圖)

      蘆葦今年72歲,從不使用社交媒體,日常聯系只通過電話,多年來習慣于用紙筆寫作,保持著一年寫一部電影劇本的頻率。

      2022年10月中旬,他告別西安的親友,經廣州乘飛機去美國,這次行程除了要看望很久沒見的兒子,還要為下一部劇本做資料搜集?!霸诿绹鴮憚”居幸粋€好處,就是清凈,沒人干擾我,不像這兒,比如有活動了,你不去也不行,都是熟人和朋友,不去讓人覺得端架子,很容易給人產生誤會?!?/p>

      蘆葦與張藝謀、呂樂、趙季平合影(從左至右),四人作為電影編劇、導演、攝像、音樂堪稱行業頂配。 (受訪者供圖/圖)

      在中國的職業編劇中,很少有人像蘆葦這樣與影史上的三代導演都有過合作,在過去四十年間見證了中國電影的潮起潮落。1988年,他署名編劇的第一部作品《瘋狂的代價》,就成為當年的票房冠軍。此后,《霸王別姬》《活著》《圖雅的婚事》等一系列作品在戛納、柏林等國際電影節斬獲大獎。

      遠行前日,他的書房略顯凌亂,墻上和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繪畫和攝影作品,靠墻的木板上釘著一張字條,上面是蘆葦的手書:“下定決心,寫好《刀客七星傳》!這是完成夙愿的關鍵一役。全力以赴,誓不罷休?!?/p>

      自2015年上映的跨國大制作電影《狼圖騰》之后,蘆葦的創作精力更多地花費在小成本電影上,這讓他漸漸遠離了資本的中心,在他看來,電影沒有大小,只有好壞。

      “編劇的工作不存在退休,我現在就只寫我喜歡的東西,不考慮其他?!彼麑δ戏街苣┯浾哒f,“小成本電影稿酬雖然低,但這不是錢的問題,好處是沒有負擔,選擇自由度大。關注度高低不是我要考慮的問題,我只管我的劇本如何?!?/p>

      1995年,蘆葦與姜文(右)在西安拍攝《秦頌》期間。 (受訪者供圖/圖)

      蘆葦最新編劇的藏地故事《洛桑的家事》還沒上映,他已經寫完了武俠題材的新劇本《刀客七星傳》,緊接著想把“赤腳醫生”孫立哲的故事搬上銀幕,反映“知青”一代人的往事?!皩O立哲從北京到陜北下鄉,自己學醫術救了很多人。鑒于現在看病難,我就寫寫孫立哲,等于是一個仰望吧,我希望中國的醫生都能夠變成像孫立哲這樣的人,中國人民就有福了?!?/p>

      創作之外,蘆葦的公共言論也引人注目。

      2005年,在中國電影誕辰百年之際,蘆葦和好友王天兵一起做了一場名為《中國電影什么時候能長大》的對話,比較尖銳地批評了包括張藝謀、賈樟柯、婁燁在內的中國導演,認為他們不懂寫故事、主題混亂。他曾直言不諱地批評《無極》,與曾經的老朋友分道揚鑣。

      導演陸川的《南京!南京!》《王的盛宴》曾被蘆葦狠狠批評過,2013年,他卻在出席蘆葦新書《電影編劇的秘密》發布會時表示:“我一度很自信,寫劇本是按照商業片故事片的邏輯,拍攝時卻想著顛覆,幸虧后面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遇到了蘆葦,和他深聊后,感覺自己當時是不對的?!?/p>

      《霸王別姬》獲金棕櫚獎后,導演陳凱歌(左)與蘆葦合影。 (受訪者供圖/圖)

      1992年,蘆葦與鞏俐(右)在《霸王別姬》攝影棚。 (受訪者供圖/圖)

      蘆葦受好萊塢電影的影響很大,看重電影的可看性以及社會意義,從事編劇工作三十多年,他談電影的“類型”多過電影的“藝術”,并且認為編劇沒有奧秘。在最近出版的新書《電影編劇沒有秘密》里,蘆葦首次披露了《霸王別姬》劇本寫作的詳細內幕,讓部分影迷有些意外的是,這部目前唯一獲得戛納電影節“金棕櫚”大獎的華語電影的劇本,蘆葦對創作的要求是一定要“類型化”,故事要好看,還要合情合理,要真實。

      他說:“第一本書的書名,說電影編劇有什么‘秘密’,我不喜歡,我覺得電影編劇沒有秘密,無非就是規律而已,這次出版的新書我就想要告訴大家這點?!?/p>

      2022年10月9月,南方周末記者在西

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網絡編輯:蓁蓁

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中文无码Av高清
    1.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    2. <output id="wjocl"><video id="wjocl"><optgroup id="wjocl"></optgroup></video></output><output id="wjocl"><legend id="wjocl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