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  • <output id="wjocl"><video id="wjocl"><optgroup id="wjocl"></optgroup></video></output><output id="wjocl"><legend id="wjocl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
      俯首的魯迅

      在母親面前,魯迅始終是個孩子。一生常要面對冰冷而又詭譎的世界,只有在母親面前才可以讓長期繃緊的心松弛下來,訴訴苦與累、病與痛,甚至可以撒嬌一樣地讓心軟成春水。

      (本文首發于2022年11月17日《南方周末》)

      責任編輯:邢人儼

      魯迅故居所在的北京魯迅博物館內的魯迅雕像。 (新華社記者 魯鵬/圖)

      俯首的魯迅是美的,在女性面前俯首,在孩子面前俯首,更在母親面前俯首。

      在北京時,魯迅有一個習慣:出門、回家總要到母親跟前稟報一下,比如從外面回到家,先要到母親的房間順眉和悅地說一聲“姆媽,我回來哉”。魯迅喜歡甜點,常常地從外面買回家來,回到家總是先讓母親挑選,再讓夫人朱安挑選,剩下的才放到自己的“老虎尾巴”。出“老虎尾巴”到堂屋,桌前隔扇上有一幅中國畫,畫著六歲早夭的四弟椿壽。周作人曾為四弟作小傳:“生而靈警……性孝友奇杰。三四歲教之唐詩,上口成誦,能屬對,皆出人意表。教又能搦管作字,奇勁非常,人見之皆以為宿學者所書也。以是人咸以大器期之?!蹦赣H思兒至痛,魯迅便與周作人請紹興名畫師葉雨香畫了四弟像,一直陪伴了母親45個春秋。能看書、新潮的母親,雖不能完全理解長子的抱負,心總是相通的。女師大風潮與“三一八”慘案中,母親雖知兒子面臨著的危險,卻更加堅定地與兒子一起站在受壓迫的學生一邊。

      事關母親,魯迅并不新潮,也不免俗,總是以一顆誠樸的孝心往母親的心坎上做事。比如1916年7月13日是母親的六十大壽,魯迅不僅早早地捐了60塊銀元給金陵刻經處刻印《百喻經》,提前寄家60元安排壽誕事宜,還于當月3日“歸省發程”。日記就記著這種隆重與謹嚴:7日“晨到家”,11日“午后客至甚眾”——當是商量安排慶壽活動。13日:“晴。舊歷十一月十九日,為母親六十生辰。上午祀神,午祭祖。夜唱‘平湖調’?!蹦赣H喜愛,便將平湖調的演員專門請到家中為母親演唱,難怪被許廣平贊為“母親最為欣慰的一天”。至翌年1月7日“夜抵北京正陽門”,魯迅為母親慶壽在老家整整歡聚了36天。壬寅之夏,在阜成門西三條21號魯迅故居的后院,我看到主人當年栽下的榆葉梅與那兩株紫丁香白丁香,猜想他極可能為了母親才歡喜地植下。

      魯迅固然說過:“然而我已經不但自己不敢再想做孝子,并且怕我父親去做孝子了。家景正在壞下去,常聽到父母愁柴米;祖母又老了,倘使我的父親竟學了郭巨,那么,該埋的不正是我么?”(《二十四孝圖》)當他自感來日苦短,卻又百事叢脞、譯著時少的時候,也會將對母親的思念淡開一時。如1935年3月19日致蕭軍信,“這幾天在給《譯文》譯東西,不久,我的母親大約要來了,會令我連靜靜的寫字的地方也沒有。中國的家族制度,真是麻煩,就是一個人關系太多,許多時間都不是自己的”。

      但從根本上講,魯迅正是一個真正的孝子。父病母愁,全仗還未成年的魯迅為母分憂,抓藥請醫跑當鋪;

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網絡編輯:有晴

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中文无码Av高清
    1.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
    2. <output id="wjocl"><video id="wjocl"><optgroup id="wjocl"></optgroup></video></output><output id="wjocl"><legend id="wjocl"></legend></output>

      <code id="wjocl"></code>